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81111.com >
李洁非:由商君之死看与法治
发布日期:2019-08-14 02:10   来源:未知   阅读:

  :“评法批儒”的年代,把这称做“反革命的疯狂报复”。谁革命与谁反革命不好说,“报复”却是确凿的。死于“报复”的商君,其实大可以安然暝目因为他亲眼得见,行“法”18年后,连昔日的反对派也已用实际行动继承了他的术策。

  书柜里头,有一本长篇小说《商鞅》,无事时拿起翻看过。写得一般,缺少让人全神贯注的吸引力。我就那么翻着,准备翻几下便送它回书柜里原样躺着快要终卷时,有一段文字却让我的目光停了下来:那时,商鞅躲避新君惠王和公子虔的追缉,仓皇在路,这日逃至一家客店

  客店老翁按住他的手,坚决地说:“先生,没有路验,我们不能收留你。这是商鞅丞相制定的法律。《秦律》规定:收留没有路验的人,剁右脚。”

  客店老妇人不满地说:“你背《秦律》干什么?这么大冷的天,先让他吃饭吧。”

  客店老翁冷淡地说:“先生,实在对不起。您请去县衙门自首。我实在不敢收留您,别的客店也不会收留您。商鞅丞相规定过,404页 - 搜狐视频。匿奸者与奸细同罪。若留的客人是奸细,全家斩首,十家连坐。”

  客店老板固执地说:“不行,商鞅丞相的法律有规定,以食物资敌者和投敌叛国同罪,腰斩,杀全家。还要十家连坐,十家同罚。《秦律》规定,我们不敢不听啊。”

  这细节很有意思。我不知是不是作者凭空杜撰的,找出《史记》查对,见《商君列传》这样记载:

  商君亡至关下,欲舍客舍。客人不知其是商君也,曰:“商君之法,舍人无验者坐之。”商君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蔽一至此哉!”

  直至新千年,中国仍有人把他的事迹铺排成厚厚的长篇小说,显见仍有重要的“阅读”价值。这本长篇小说《商鞅》我虽未细读,却读懂了:它的主人公继续作为“改革家”被称颂着。

  19世纪起中国迭遭大辱,张扬变法图新之帜实属必然。不过,很多人的历史态度和文化态度往往是,要么极端保守顽固,祖宗的玩意儿动不得一根指头,要么却豁达到顶点,“过去”的所有全是破烂、祸害,统统扔掉打碎方称吾意,于是咸与维新、革命无罪、造反万岁。说来也怪,中国文明垂世五千年,外表一看,谁都以为像是须眉皤然的老者形象,其实骨子里却深藏着轻躁无常的幼稚性情。“幼稚病”的起因,正是急功近利和是非无执后者尤其要命。比如就因了“变法”这字眼让有些人觉得亲切,商君便被引为同志了,法家也俨然成为中国法制精神的一笔财富。然而古籍白纸黑字地放在那儿,枉言者应该知道他们其实是在胡扯,但大家大约都觉得为着“古为今用”的利益,是非曲直不必那么在意,就算是撒谎、自瞒自欺也不足惜。

  •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