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81111.com >
住在上海的日本人是怎么过来的?
发布日期:2019-09-13 04:23   来源:未知   阅读:

  上海与日本人的关系可以追溯到4世纪《后汉书》中的记载和宋华亭县的记录。另有14世纪“倭寇”来袭,15—16世纪袭击规模扩大,上海不得不建立起抵御倭乱的防御工事等资料。17世纪德川幕府实行锁国政策,严格禁止日本人出航海外,一般的中国人很少见到被称作“倭人”的日本人。但是考虑到日本列岛与上海的距离之近,可以想见,日本的渔夫还是有机会随着洋流漂流到上海。

  其中,较为著名的是1832年漂流到上海的音吉。音吉和他的船员在从日本的尾张到江户(今东京)的航海途中遭遇风暴,在漂流了14个月以后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登陆。音吉乘坐的大型商船“宝顺丸”是运输大米的船只,所以即便是长时间漂流也确保有充足的粮食。但是由于没有蔬菜,许多人感染了败血病,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登陆时,14名乘组员中只存活了包括音吉在内的3人。他们被当地原住民救起后又被贩卖到英国的船只上。英国人出于与日本建立通商关系的目的,帮助音吉等人经伦敦到达澳门。音吉等在澳门协助基督教传教士制作了基督教福音书的日译本。随后,他们借助基督教传教士的力量登上返回日本的英国船舰。

  但是,当时的德川幕府实行异国船只驱逐令,对未经许可靠近日本本土的外国船只一律实施攻击,所以音吉等乘坐的船只遭到了日本的炮击。音吉通过这一事件了解到自身的危险处境,决意返回澳门。他于1842年作为英军的一员在上海参与了鸦片战争,其后在上海和英国女性结为伴侣开始做生意,还从事日英翻译的工作。虽然像音吉这样的例子是极为少见的,但可以猜想到,即使在日本闭关锁国时期,也仍旧有日本人漂流到上海。

  近代,日本人正式到上海是1854年德川幕府与美国签订《日美亲善条约》打开国门之后。上海在1843年因英国与清政府缔结的《南京条约》而开埠,成为拥有英租界、法租界、美租界的国际性近代都市。结束了锁国政策的德川幕府试图与清政府建立贸易关系,曾派遣使节出访上海。德川幕府雇用了荷兰人,从英国购买了西式帆船“千岁丸”,计划与外国开始独立贸易。

  “千岁丸”从长崎出发,于1862年6月到达上海。1871年日本与清政府缔结《中日修好条规》建立外交关系,1872年日本在上海设立领事馆。当时在上海的日本人总数有100人左右,三分之二是女性,主要为西方人提供性服务。男性多是贩卖杂货和陶器的商人,经济实力较弱。

  后来,随着领事馆的设立和1877年三井洋行上海支行的开设,日本官员和公司职员开始慢慢增加。1887年,在沪日本人总数达到250人,1890年达644人,甲午战争以前达到1000人。

  当时的日本人很贫穷,多是只身前往上海谋求生计。那时还没有形成所谓的日本人社会,他们在生活上多依靠西方人和中国人。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很多日本人回国了。

  战后日本与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日本企业开始在上海建立分社,个人开始到上海开展事业,日本人数量再度增加。1899年达到1088人,日俄战争爆发后的1904年超过了3000人。日俄战争后,日本经济持续不景气,日本企业相继进军上海,1907年形成了“上海居留民团”。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趁英国人和法国人回到欧洲参军之际,日本人进军上海,成立了大量以纺织业为中心的日资工厂。随后,上海作为中日贸易的中心地,不断有贸易公司和银行涌入,1919年“上海日本商会”成立,日本人总数从1914年的刚过万人增至1919的17720人。

  从此,日本人居留民的社会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政府官员、大公司职员和银行职员居住在市区中心的旧英租界,中小企业职员以及经营杂货店、裁缝店、食品店的个体商人等居住在虹口附近。居住在旧英租界的优越阶层被称作“会社派”,经济实力强,是日本人社会的核心;而居住在虹口附近的人被称为“土著派”,是日本人社会中经济实力较弱的边缘人群。这种两极分化与现在的上海日本人社会中存在的企业“派驻人员”和因个人意志来沪的“当地录用者”之间的关系十分相似。

  1927年,日本人数量达到25827人,占上海外国人总数54388人的近一半,在人数上日本人较其他国家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当时租界内的英国人有1万多名,美国人有3000多名,法国人只有1500名左右。每年持续增加的虹口地区的日本人在居住区入口筑起大门,限制通行,跟当地的中国人及其他外国人几乎没有交流。他们建造日式住宅,在房间内铺设榻榻米,屈膝而坐,进入室内要脱掉鞋子。他们多食用从日本进口的食品,经常出入日本餐厅和日式酒馆。当地的中国人称日本人居住区为“东洋街”,对日本人居留民闭塞的生活状态不以为然。

  起初,只身前往上海的人居多,随着居住区各方面条件逐步完善,携家人前往的人和定居的人越来越多,日本人居留民在1943年达到100923人。当时,在上海的日本人处在复杂的国际政治局势之中。上海租界的控制权一直由欧美人掌握,日本人在政治上处于边缘状态。

  但是,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通过甲午战争之后的不平等条约已经取得了对中国的治外法权,在这一点上享受与英国等其他欧美列强国民同样的待遇。因此,在上海的日本人受到日本驻上海总领事的监督和保护,领事馆有自己的警察。

  另外,日本政府以保护在沪日本人为由,在上海常驻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受到日本本土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影响,在上海的日本人也组织了居民自治团体和一系列政府组织。“上海日本人居留民团”受到日本总领事的监督,居留民团的行政委员主要是大企业的股东和银行的分行长这样的“会社派”。居留民团为解决子女的教育问题开办了日本人学校,1908年设立日本普通小学,其后成立的日本人学校超过10所。1940年颁布“国民学校令”,这些学校都改为类似“上海第一日本国民学校”这样的名字。

  由中小企业职员和个体商贩构成的“土著派”组织各自区域的日本人形成了“各路联合会”。他们强烈主张维护租界的权益。1915年对华“二十一条”签订以后,中国人排日运动日益高涨。“土著派”曾组织退役军人结成自卫队与其对抗。他们支持日本政府,做网站用的服务器或是虚拟空间租用问题,拒绝中方提出的收回租界要求和请愿交涉要求。所以他每次去德福巷派送看到有陈先生的快递

  可见,在最初的日本人社会中不仅不存在“会社派”和“土著派”之间的对立,在日本侵略中国的军国主义进程中,日本人以各种各样的组织方式被团结在一起,成为政府和民众一体化的法西斯主义的源头。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以“土著派”为中心的日本人居留民反应过激,主张与中国开战的强硬派占了大多数。他们反复要求为根除针对日本海军陆战队的排日运动,应当诉诸武力解决问题,这成为中日开战的导火索。同时,被称作“日本浪人”的日本居民自卫队趁“一·二八”事变混乱之际,对中国人盗、拐、杀、伤,犯下各种罪行。1937年以后的侵华战争时期,在日本人社会中存在两种声音:意图由日本军队接管上海租界的“强硬派”和从占领地经营角度出发主张维持上海国际都市状态的“国际派”。强硬派的背后是日本人居留民的“土著派”,而“国际派”背后是精英阶层的“会社派”。

  在这样复杂的事态和经济背景下,20世纪40年代开始上海在形式上仍作为国际租界存在着。1941年日本军队攻陷上海后曾一度控制上海,直到1943年汪精卫政权建立,上海租界的行政机关工部局的工作开始由英美职员担任,试图维持国际租界的现状。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上海的日本人居留民被划归政府管辖。他们被称作“日侨”,被送到虹口地区的日侨集中区。这里聚集了大约5万名原来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和来自上海周边地区的约3万名日本人,直至1946年遣返工作全部完成,他们过着贫穷却自由的集体生活。

  此后,日本人再度来沪是1972年以后的事。20世纪60年代中日之间也保持着些许的贸易关系,但日本人远渡上海已非易事。即使是1972年周恩来与田中角荣发表联合声明以后,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也仅限于政府工作人员、媒体工作者和留学生等少部分人。

  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开始,日本企业看到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所带来的开放市场的大好经济时机,开始逐步进军中国市场。由于当时的上海市区已经开始了都市化开发的进程,20世纪80年代从事酒店业、商用楼宇建设的日本企业多开始进入上海。

  90年代以后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日本企业开始进入上海及周边地区的低人工劳动力制造业。为了管理工厂和实施技术指导,许多日本人被派往上海工作。那时日本人主要居住在机场附近的虹桥地区,那里开始出现专为日本人开设的餐厅、洗衣店,逐步形成日本人居住区。

  2000年以后零售业和服务业企业大举进入上海市场,上海市日本企业总数在2010年达到了7994家。与此同时,为日本游客服务的旅行社也急剧增加。2010年从日本到上海的来访人数有152万人,占赴沪外国来访者总数的22.9%,日本成为到访上海人数最多的国家。随着日本企业的增加,日本人数量也急剧增加,在虹桥以外逐渐形成另一个日本人居住区——浦东地区,上海成为全世界日本人长期居留者最多的城市。尽管日本人社会在数量上急速扩大,但在目前阶段组织化程度尚较低,仅在商业、教育和生活必需方面具备一定的组织性。1982年上海日本人商工俱乐部出现,1985年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在上海设立办事处,但这些组织只在公司职员之间信息传递方面发挥必要的作用。

  日本驻上海领事馆,位于日本常驻人员聚居的虹桥路和古北路附近,不仅办理签证申请业务,还在援助日本企业、传播日本文化活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日本人社会中最大的组织要数日本人学校,但日本人学校也仅仅是为了满足移居者子女的受教育需求而不断扩大规模而已。1975年“上海补习学校”开办,总领事馆提供一个房间作为孩子上课的教室。这所补习学校在1987年正式更名为“上海日本人学校”,有70名教师,其中4人来自日本,学生人数有706名。其指导方针包括“使学生了解中国的语言和习俗,培养学生将来为中日友好搭建桥梁的意识”,凸显学生在中国受教育的意义。上海日本人学校的规模随着日本人数量的增加逐步扩大,现在有虹桥和浦东两个校区。2019香巷开奖现场结果播马,虹桥校区在籍的小学生人数有1568人;浦东校区小学生794人、初中生702人,合计1496人。2011年上海开办了第一所海外日本人高中(对象为15—18岁的学生)。至此,针对移居者子女的教育问题,小学、初中、高中都已齐备。综上所述,政府和移居者自治团体没有组织全体日本人社会的动向。商工俱乐部、贸易振兴机构办事处、日本人学校,都是为了满足移居日本人在商业、教育等方面的必需而催生出的产物。此外,日本人社会中较活跃的是同窗会、同乡会和同好会等等,这些都是同一学校毕业、同一地方出身或同样兴趣的移居者之间自发组织的聚会。

  上海日本人学校虹桥校区,占地2万平方米,校舍资金来源于日本政府的辅助金和上海日企的捐助。学校拥有校舍、体育馆、200米跑道、停车场等,教育设施齐全。

  日本人学校专用校车,不仅用于接送学龄儿童入学,还用来接送家长或司机。在日本人学校的学生居住的公寓里,家长安排校车。上下学时间,校门附近就会聚集从大型巴士到小型面包车等50辆以上的车辆。家长教师协会(PTA)的入学安全委员会和学校互相配合,共同管理巴士在校内的路线调整。

  • Power by DedeCms